• <ins id="17222"><video id="17222"></video></ins>

      1. <noscript id="17222"></noscript>

        <code id="17222"></code><tr id="17222"></tr>
        ?
        A+ A-

        回鄉辦學傳畫藝 困頓之中見精神

        來源:濰坊晚報   發布時間:2022-12-27 10:41:06

        陳壽榮作品《萬里金鵬》

        青島市中學教學研究會美術組同志合影(前排右一為陳壽榮)

        1978年陳壽榮(右)在青島與李苦禪合影。

        陳壽榮《泰山經石峪集聯》題跋

          陳壽榮回到故鄉濰坊,參加了同志畫社最后一次畫展。他挑頭成立了慮遠閣畫廬,這算是濰縣最早的一所國畫??茖W校,繼承丁東齋的衣缽,為傳承祖國的美術事業而培育人才。“文革”期間,他以畫鷹寄托志向,初步找到了一種獨特的畫鷹方法,以篆隸書法畫鷹,往往筆之所到,意趣橫生,蒼勁圓磐,窮極萬態。

          陳壽榮受邀參加畫展 丁東齋一席話引深思

          陳壽榮從北京學成回到家鄉時,正趕上同志畫社舉辦最后一次畫展。

          濰縣同志畫社由丁東齋、丁叔言、郭蘭村等人于1922年共同發起成立,旨在集合同道,觀摩研討,收藏雅集、公開展覽。畫社提出了“取其精華,棄其糟粕,繼承優良傳統,發揮各自特長,以圖振興國畫藝術之大業”的社團宗旨。同志畫社堅定地選擇了重振國粹的藝術立場,并定期展覽雅集、出版畫冊教材、發展美術教育等社團活動,迅速擴大了其在山東地區的影響力,而且群體性的審美追求和藝術活動對藝術家個體的思想和創作的影響尤為明顯,在濰坊逐漸成長起來一批年輕藝術家。

          當時郭蘭村聽說陳壽榮回來,便邀請他參加畫展。陳壽榮把在北京個展中賣剩的全部作品都拿出來,讓郭蘭村代為挑選,并向他請教,郭蘭村隨即又與陳壽榮相約到丁東齋處。談及書畫學習,丁東齋告訴陳壽榮說:“其實大凡文學藝術上的事都可以自學。譬如我在廣文上課,考慮到繪畫的實用性,不能不教圖案和炭筆人像,可這兩項我都不會,為了教,我自己先學,這都是自學,不但學會了,我還編印了圖案畫范和炭畫人像講義,發給學生,學生的成績也還可以。誰說不能自學?”

          郭蘭村這時便笑說:“可是我沒學炭筆人像,學生問起我,我就只能說不會。”陳壽榮望著郭蘭村,不知他這是從何說起。丁東齋就笑說:“你不知道,在我病了的時候,叫蘭村去替我上了一個禮拜的課。我從來不因事或因小病請假,那幾天是實在去不了,虧了蘭村。”

          郭蘭村聽了,趕忙陪笑說:“可是我不能像老師教得那樣好。”“你以后會漸漸好起來的。”丁東齋說。“再好也好不過老師。”郭蘭村此話一出,就被丁東齋嚴肅地打斷了:“這是什么話?青出于藍,冰寒于水,后者必須超過前人,如果你永遠不能超過我,那我教你還有什么意思?”

          青出于藍,冰寒于水。這次的討論,被陳壽榮記在了心里。

          挑頭辦慮遠閣畫廬 名家攜手培育人才

          1938年2月,幾位國畫家為擺脫日偽對教育的控制,由陳壽榮挑頭,在濰縣城北門大街租賃了空屋5間,辦起慮遠閣畫廬。

          這算是濰縣最早的一所國畫??茖W校,辦學的畫家多是同志畫社丁東齋的弟子。慮遠閣畫廬繼承丁東齋的衣缽,為傳承祖國的美術事業而培育人才。大家公推陳壽榮任校長兼教人物、花鳥,郭蘭村教人物和走獸,徐培基教山水,郭味蕖教花鳥,王樂軒教走獸,于希寧教花鳥和篆刻,郭志先教書法,完全是義務教學。畫家們還以合作書畫的方式教學:由郭蘭村畫佛,徐培基配松,郭味蕖補坡,于希寧添竹,王樂軒題字,合作畫成《松蔭古佛圖》等。這樣教學如同名演員演戲,可謂各顯其長,相得益彰。陳壽榮講課最重實效,教畫人物先教畫人體各部位,再綜合教畫整體的人,最后教畫人物動態,使學子大受教益。

          像陳壽榮一樣,一大批年輕的藝術家在七七事變后從全國各地返回家鄉,在中小學擔任美術教員,同時組織抗日劇社,排演抗戰街頭劇,啟迪民眾求存保種的愛國熱情。他們是濰坊美術教育興起與發展的直接受益者,學成之后,又同老師們一起推動了濰坊的美術創作和教育的繁榮。

          提起這段歷史,濰坊市博物館館長黃可說:“正是因為有了陳壽榮等一批藝術家,才有了濰坊近現代的藝術繁榮,是他們為‘中國畫都’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自費出版恩師作品集 陳壽榮現象添光彩

          陳壽榮一生都在為家鄉濰坊貢獻力量。1979年,他惜別教壇,應濰坊工藝美術研究所之邀,負責風箏的設計、繪制,先后奉出“飛鷲”“風凰”等40余件精品,為濰坊國際風箏都力添重彩。

          先師回眸應笑慰,擎旗自有后來人。近現代以來,包括陳壽榮在內的一大批書畫大家,鋪砌了濰坊“金石之都”“中國畫都”“東亞文化之都”的基石,濰坊這座城市也守護傳承了書畫大家的遺風。

          2016年9月16日,是陳壽榮誕辰100周年的日子,那一年,張大功為紀念陳壽榮,自己出資13萬元出版了《陳壽榮詩書畫印精品集》,與電視臺合作拍攝了三集電視專題片《百年壽榮》,在十笏園名家作品展示館舉辦了“金石壽永”紀念陳壽榮誕辰100年詩書畫印大展。近幾年,他又出資收藏了陳壽榮的書法巨著《狂草雙百》《泰山經石峪集聯》及繪畫、書法、篆刻、書籍、扇面等作品,不斷充實著陳壽榮詩書畫印陳列館館藏。陳列館在近20年的歷程中,集中收藏了陳壽榮的詩書畫印作品800多件。

          近年來,市委宣傳部、市文化局、市文聯主辦,市博物館舉辦了一系列紀念陳壽榮詩書畫印展覽,為市民和廣大書畫愛好者呈現了一場場精美的藝術盛宴,還發行了《陳壽榮印譜》,組織陳壽榮藝術研討會等紀念活動,深度挖掘、解讀宣傳了陳壽榮的藝術造詣和崇高品德。

          這一系列以緬懷陳壽榮為主題的活動以及折射出的文化現象,業界稱之為“陳壽榮現象”。群眾自發、自愿、自費、自覺的紀念活動情真意切,豐富多彩。展覽相繼開幕,四部畫(印)集陸續出版,以春翁藝術人生為主題的媒體專稿、紀念文章和電視片不計其數,這位生前名氣不大的“地方畫家”,被正名為中國畫壇“詩書畫印通才大家”,充分展現了陳壽榮藝術的生命力和影響力,為濰坊這座歷史文化名城增添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畫鷹寄托鴻鵠志 愈發勤勉工畫藝

          1957年反右運動開始,陳壽榮因曾在國民黨抗戰部隊服役半年,被定為“中右”,受到不公正待遇,“文革”期間,他屢遭批斗,多次被抄家,收藏的大量文史資料、名人字畫被抄洗一空。在這期間,陳壽榮詩云“愈逢困境愈狂沖”,自治“詩書畫印,苦學一生”章為座右銘,在藝術天地里默默無聞地勤苦耕耘。

          “不惜歌者苦,但傷知音稀,愿為雙鴻鵠,奮翅起高飛。”這是陳壽榮當時內心世界的真實寫照。陳壽榮畫鷹是有特殊寄托的。他失去了各種被發現、被重視、被賞識、被正確評價的機會,也失去了本應到更高的藝術領域去馳騁、創造、施展才能的機會。

          他在青島一所學校執教,在極其艱苦的條件下辛勤創造著。他在無人認識其藝術真價的漫漫征途中,畫了那么多振翼凌云雄姿勃發的鷹雕,正為表現他不甘屈辱的一腔孤憤和奮發之思。

          1979年,老師李苦禪到青島,陳壽榮把他畫的鷹拿出來請教。李苦禪看了配景后說:“松樹畫得好。”但看了飛鷹,卻沉默不語。過了許久,李苦禪才說:“春甫,你是有杰出的天分,不懼怕創作飛鷹的難,其志可嘉!不過看古人畫鷹,多取靜勢,為什么?靜勢易工,而飛勢難畫,不畫飛鷹,是藏拙之一??!”

          一席話使陳壽榮吃驚不小。難道畫家都要走“藏拙”的路嗎?難道他所教授的學生,也要跟著他亦步亦趨嗎?齊白石有言:“師我者生,似我者死。”苦禪先生學白石,難道獨獨不記得這兩句為畫的箴言嗎?

          李苦禪走后,陳壽榮思考了很多。他首先想到的是,被老師否定,那他是否還能繼續這么畫下去,老師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提出中肯建議,是否畫飛鷹就是一條注定難走又失敗的道路。

          陳壽榮又遍數歷代名家,想想那些后來有定評有公價的畫品畫法,是否也有被否定的評價。

          陳壽榮首先想到的是在濰縣為官七載的鄭板橋。他的竹子所謂“曠世獨立,自成一家,然而不是也有人說他“橫涂豎抹,未免發越太盡”嗎?連鄭板橋的畫都可以被人否定,可見被人否定者未必是真不行,樂山樂水,人各有見,何必為之拘束,更何足改變自己的創作旨趣呢!

          陳壽榮又想到,前人及當代大家畫鷹,大率都取靜態,圖然是事實,但也并不盡然,徐悲鴻就畫過不少飛鷹。盡管沒能像他的馬或人物那樣傾注巨大的精力,形成獨特的筆墨,但他的鷹基于卓越的素描造詣,也并非“難得自然”,由此可見,只要畫藝到了高妙的境界,何須藏拙?

          在后來的日子里,陳壽榮每每想起李苦禪先生要他藏拙,大約是因為他畫猶未工。陳壽榮愈發勤勉,不是退而藏拙,而是進而求工。

          創造畫鷹寫意技法 詩印平添文人氣韻

          在長期觀察試驗的創作實踐中,陳壽榮初步找到了一種畫鷹方法。經過一段集中的探索和努力,他覺得畫鷹技藝大進,境界大開,已經形成一種獨特的筆墨,即在師法造化的前提下,用墨的五色和筆的靈性,創出一套捕捉和表現鷹雕形神特點的畫法。他運筆猶如寫字,他本就善書,又兼長各體,所以轉腕用筆不滯,用于畫鷹,自成一種具有濃重個人特色的筆墨。用書法的筆力作畫,可以用于工筆寫意各個方面,而以雄渾蒼勁的物象最為有效果。趙之謙在題自畫的《墨松》時說:“以篆隸書法畫松,古人多有之。”陳壽榮是以篆隸書法畫鷹,因為筆情縱恣,所畫之鷹,往往筆之所到,意趣橫生,蒼勁圓磐,窮極萬態。

          陳壽榮畫鷹雖用潑墨淋漓的寫意之法,但能形神兼顧,在形的酷似中突現猛禽的飛揚之勢和逼人的神采,正像白石的蝦、悲鴻的馬,在看似簡省的筆墨中尋求形與神的高度統一,從而形成誰也不能替代的獨特個性與風格。若要概括其特點,那就是:窮形盡相,寄情傳神,筆墨酣暢,氣勢磅礴。這是種大家之風。

          陳壽榮自早年就注意題畫的藝術。他善書,善詩,又善篆刻,所以有條件在每一幅畫上題上恰如其分的詩,鈐上相映成趣的印。不過在他早年及中年前期的作品中,還常常題寫古詩或前人的成句;到了中年以后,才做到幾乎每成一畫,必題自己所做的詩。渾厚飄逸略帶瘦金風神的行楷或蒼勁古樸的篆隸,抒情寄慨格律精嚴的題畫詩,追秦撫漢又新意別出的治印,都為他的鷹平添了文人氣韻。他畫的鷹,有獨鷹,有雙鷹,有群鷹,晚年還畫過百鷹長卷。其配景,或以山,或以樹,或以滄海云煙,或以狂飆雷霆,無不與鷹雕相融,創造出具有著雄風萬里、偉力千鈞的猛禽天地。而這矯健不屈的鷙鳥,又往往是作者的自喻。如他的獨鷹圖《奮發沖霄》中的題詩:奮發沖霄漢,飛揚過險峰。一如威猛士,彈雨亦從容。

          陳壽榮最具代表性的作品《飛鷹圖卷》,此卷共繪飛鷹近百只,所繪飛鷹神態各異,或飛于海天之中,或立于高山之上云霧之間。鷹之姿態,或單鷹獨飛,或雙鷹回首,也有群鷹于青松白雪間振翅飛翔。陳壽榮所繪飛鷹,筆墨酣暢淋漓,用筆潑墨揮灑,以篆書筆法繪制鷹眼、鷹爪,用行草筆法畫鷹的翅膀及羽毛,所用筆墨濃淡相容,色墨相間,配景或以高山蒼松于云霧鳴泉間,或以秋林盡染,或以驚濤駭浪……陳壽榮在他畫的《飛鷹圖卷》中,卷首他用篆書題寫《飛鷹圖卷》四個大字,在卷尾他用六首自作詩詞題跋,這六首詩陳壽榮分別用六種字體書寫。這六首詩詞如下:

          其一(用隸書書寫)

          題曰:“飛鷹圖卷今春成,各具神姿各有形。曾入云霄追異境,不求人夸使人驚。七絕創飛鷹圖卷”

          其二(用草書題寫)

          題曰:“喜寫鷲雕世間隼,畫成百態雄姿真。飛鷹之祖敢獨任,胸內深藏鷙鳥魂。七絕喜畫飛鷹”

          其三(用行楷題寫)

          題曰:“守舊因循非好漢,畫鷹已越雷池邊。后來居上前賢訓,奮發爭先古礪篇。速寫京申求搏貌,直升云彩揣神顏。自成一格真絢年,陳氏飛鷲己上天。七律創繪飛鷹”

          其四(用篆書題寫)

          題曰:“雋鷹拼搏為余師,萬里飛程無倦思。我心雖老雄心在,效君豪氣英風姿。七絕贊飛鷹”

          其五(隸楷書合體題寫)

          題曰:“創寫飛鷹六十年,崢嶸神態時鉆研。舉頭紅日沖云出,回首夕陽霞滿天。七絕題畫飛鷹”

          其六(楷書瘦金書書體題寫)

          題曰:“腦海深藏生活魂,興來落成任狂揮。緣何獨愛雄鷹貌,羨爾英風照乾坤。七絕畫飛鷹感言,己卯四月飛鷹圖卷竣事,題詩六首抒抒情,濰坊八十三歲叟陳壽榮”

        責任編輯:邢敏

        国产乱人伦AV跳
      2. <ins id="17222"><video id="17222"></video></ins>

          1. <noscript id="17222"></noscript>

            <code id="17222"></code><tr id="17222"></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