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17222"><video id="17222"></video></ins>

      1. <noscript id="17222"></noscript>

        <code id="17222"></code><tr id="17222"></tr>
        ?
        A+ A-

        崇敬恩師陳壽榮 詩書畫印皆能為

        來源:濰坊晚報   發布時間:2022-12-27 10:28:10

          1985年,16歲的張大功在中國書畫函授大學濰坊分校結識了恩師陳壽榮,此后便經常登門求教,兩人亦師亦友的友誼就此展開。為了幫助陳壽榮完成舉辦“詩書畫印展”的愿望,張大功主動承擔了恩師300幅作品的裝裱任務,也因此在濰坊創辦了陳壽榮詩書畫印陳列館,陳壽榮的文化遺產無疑是濰坊寶貴的文化財富。

          上書畫函授大學 結識恩師陳壽榮

          “2003年6月22日,我的老師陳壽榮去世前的兩個月,我在濰坊創辦了陳壽榮詩書畫印陳列館,并舉行了開館儀式。在開館的前兩天,我到陳老師家中告訴他這件喜訊,那時老師躺在一個很窄的、似沙發一樣的小床上,已經不能講話了,骨瘦如柴,用冰涼顫抖的雙手握著我的手,流下了兩行熱淚。”此后若干年,張大功總是回憶起這個場景。

          張大功與陳壽榮結識于1985年,那時中國書畫函授大學在濰坊設立分校,張大功報名參加學習,陳壽榮一人講授國畫、書法、詩詞、篆刻、文學創作等課程。國畫課程山水、花鳥、人物、工筆、寫意、沒骨等各種技法,陳壽榮都當堂示范。學生們課上認真臨摹古代大師作品,課后完成布置的作業,待上課時帶來,在上新課前,陳壽榮給學生們進行批改、點評。

          在國畫人物課上,張大功畫了一幅潑墨仙人圖,請老師批閱,這幅作品臨摹的是宋代梁楷的作品,陳壽榮將畫作平鋪在課桌上,看了一會兒,說用墨很好,又在張大功畫的腰帶處用濃墨染了一下,并題字:“大功弟此作用筆簡練,氣勢磅礴,有梁楷大師筆意,難能可貴,陳壽榮題。”張大功沒想到,僅是一幅臨摹作品,竟得老師如此評價。后來張大功臨摹了大量的寫意人物、山水、花鳥畫作品。“那時我剛滿16歲,是陳壽榮老師把我帶入了國畫之門。”張大功說。

          常帶作品上門求教 陳壽榮欣然作示范

          后來,張大功經常帶自己的作品去陳壽榮家中求教。他所繪花鳥多習八大青藤之法,陳壽榮在家中認真觀看張大功的每一幅習作,在作品上經常給出示范。陳壽榮說,畫畫就像寫篆書、刻印章一樣,都應該講究稀可走馬、密不通風,講究構圖;在用筆用色上,陳壽榮也親手示范,使張大功受益良多。

          有一次,張大功畫了一幅佛像拿去給陳壽榮看,陳壽榮評這幅畫用筆似大千筆法,勾線有老蓮筆意,設色雅麗。說完他拿起毛筆在上面用篆書題寫了“南無阿彌陀佛”。用行書題寫上款“張大江畫,陳壽榮題”。這件作品是張大功的珍藏品,老師把他的名字寫作“大江”,他是這樣理解的:許是讓他在大江大河中去鍛煉一下。

          有一年,張大功請陳壽榮畫一幅《雙猿奪桃》,畫上題:“空谷園林少,果成猶困難,豐鮮偶在手,相奪滾成團。大功老棣出生值猴(申)年囑余寫猴,乃為寫此,濰坊八十五歲陳壽榮一揮。”陳壽榮還為這畫配了一副對聯:“春風得意,秋月揚輝,大功仁弟之囑。”

          主動承擔裝裱任務 完成恩師辦展心愿

          在陳壽榮84歲生日那天,張大功為老師畫了一幅《壽星圖》,陳壽榮看到這幅畫非常高興,當即揮毫在畫上題字:“春翁八十四歲誕辰,弟子張大功寫。祝,時庚辰九月春翁題記。”

          那時,陳壽榮正在創作他的三部巨著,即《聊齋仕女百圖》《歷代仕女百圖》《百體書聯》,此時這些作品的繪制已接近尾聲。在生日當天,陳壽榮跟張大功說,再過段時間,這些作品就全部完成了,希望完成后全部裝裱起來,再去中國美術館舉辦一個“詩書畫印展”。

          老師的心愿,張大功記在了心里,他主動承擔了這300幅作品的裝裱任務。歷時9個多月才將這三部巨著裝裱完成,裝裱形式全卸為立軸,張大功請人制作了300個畫盒。陳壽榮對他說:“大功,你為我的事操了這么多心,受苦受累還要花錢,老師愧對你??!”張大功則說:“我是您的學生,我想弘揚老師的藝術,弘揚濰坊的文化,這是我義不容辭應該做的。”

          在跟隨陳壽榮學習、與其交往的這些年中,張大功欽佩、崇敬老師對藝術的執著追求。像老師一樣,為了更好地保護、傳承濰坊的地方文化,張大功創辦了陳壽榮詩書畫印陳列館,收藏了千余件詩書畫印藏品。

          從陳壽榮詩書畫印陳列館,到“張大功奧林匹克收藏博物館”,再到張大功正在籌辦的“楊洛書木版年畫藝術陳列館”,多年來,張大功一直行走在保護和傳承國畫藝術、油畫藝術和民間藝術的漫漫長路上。

          為了保護好這數以萬計的藏品,張大功在辛苦地征集著、辛勤地整理著。“所有這些藏品都是我們國家的文化遺產,也是我們家鄉的文化遺產,我只是這些藏品和文物的保護者、傳承者,這是我的責任和義務,到時候把這些藏品和文物捐獻給國家,是我最大的心愿。”張大功堅定地說。

          陳壽榮少年擅書 北平辦展得好評

          陳壽榮的文化遺產是濰坊寶貴的文化財富。

          1916年10月,陳壽榮誕生于濰縣,先宗是以《十鐘山房印舉》聞名于世的清代金石學家陳介祺。濰縣自古文風鼎盛,著名的《韓熙載夜宴圖》中那個精藝術、善為文的韓熙載就是五代時的濰州北海人,晏嬰、鄭玄、蘇軾、李清照、周亮工、鄭板橋等一大批歷史文化名人都曾在此地生活。

          經學燦爛、文章風流,秉承綿延千年的文化遺風,受陳介祺“瓦甓無言猶有道”的家風影響,陳壽榮的父親陳福綏兄弟五人都喜歡并擅長書法,陳壽榮自懂事起就看他們寫字,稍大更會為他們磨墨伸紙。旁觀他們揮毫,久而久之,就有一種“書是吾家事”的自豪感,會寫字和寫好字,就成了他自幼培養起來的不可動搖的意志。

          陳壽榮6歲入塾,學寫字的時候,他選的是顏真卿的《多寶塔碑》,“學書當學顏”,父親告訴他,“顏魯公是唐代名臣,他奉命去勸說反叛的李希烈,勸說不成,英勇不屈,罵賊而死,單是這一點就值得人尊敬。”這段話不但教陳壽榮怎樣選帖,也教他如何做人,他一生剛直不阿,以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傲骨,保持了操守,這一切風骨品質,原來在少年時代就打下了根基。

          少年時期的陳壽榮捉筆字畫、信手涂鴉,一派天才少年的率真爛漫。14歲那年,他榜書濰縣仙師廟匾額,在當地書法大家中毫不遜色。16歲時,陳壽榮以其習作《嬰戲圖》考入濟南國畫社。

          濟南國畫社創辦于1932年春。社長關松坪、副社長關友聲、教務主任黃固源。老師們德行高雅,治學嚴謹,陳壽榮師松坪之書法,友聲之山水、詩詞,固源之人物、花鳥。在畫社學習兩年后,其畫與老師們的畫作可相媲美,幾可亂真。

          1935年2月,陳壽榮由關友聲推薦,考入北平北華美專,以優異成績插班國畫二年級。著名文學家張恨水任校長,親授詩詞。學校設花鳥、山水(含人物)兩科,陳壽榮先習花鳥,后修山水。對他影響最大的是教花鳥的顏伯龍、王青芳,教山水的周元亮、王慕樵,教人物的管平湖、王一舸諸教授。他還與在北平的著名畫家王友石、于非廠、李苦禪結為師生之誼。1936年7月,陳壽榮畢業前在中山公園舉辦“陳春甫個人畫展”。開展前一天,北平《晨報》刊出他畫的《海天白鷹圖》,于非廠補景提跋:“春甫此作,似騰昌佑《海天白鷲圖》,為補旭日,并題于此。非廠。”開展時,諸大師前去祝賀,題詞褒獎,于非廠題:“春甫畫筆爽朗,離大成不遠。”李苦禪題曰:“天才杰出,其志可嘉。”北平《實報》《健報》都報道了此展。

          羽翮不修難到千里。1937年2月,故宮博物院古物陳列所首期在全國招收古畫研究員,陳壽榮二次進京赴考。求學千人,僅錄60名,濰縣一座小城竟考中兩人——陳壽榮與后來著名的國畫家、美術史論家、美術教育家郭味蕖。

          故宮博物院古物陳列所古畫研究室分山水、花鳥、人物三科,齊白石、張大千、黃賓虹、于非廠為督學導師,與諸研究員啟功、田世光、郭味蕖、陸鴻年等共同研究國粹。在這里求學期間,陳壽榮遵師訓,苦用功,所臨名作無不精妙。

          轉益多師勇于突破 詩書畫印皆有所成

          陳壽榮熔詩、書、畫、印于一爐,造詣高深,是一位詩書畫印都有所成的藝術大家。從童蒙時期學畫開始,他研究過歷代名畫真跡,轉益多師,而又勇于突破師承,在中國畫領域中幾乎無所不能。

          他早年精于人物和花鳥。畫人物,寫神佛羅漢,用筆簡練磅礴,一掃平庸因襲之風;畫仕女,取老蓮等傳統之長而自創境界,清新優美,韻致天成;畫花鳥,師法自然,專寫動態,花葉如臨風,鳥則各種動勢,層出不窮。后期畫鷹,重于寫意,而不忘其形,形神兼備,潑墨淋漓,又專畫各種飛騰之勢,形象活脫而風致豪邁,對前人的喜歡靜態是一大超越。

          陳壽榮的字也像他的畫一樣,真草隸篆,無一不擅,而又各出己意,形成鮮明的個人風格。所寫《百體書聯》,遍寫古今百體及自創之體,略無重復,形成書體之大觀。而其個人風格,其精髓為率真與豪放,即使寫單細的瘦金書,也充滿剛氣,書成后仍覺逸興遄飛,筆勢若動。

          陳壽榮治印受先宗陳介祺之影響,后博取南北之長,自鑄渾樸古雅之風,大有秦漢之遺韻味。他贊同清人吳先聲“印之學秦漢,如詩之宗唐,字之宗晉”的主張,但也服膺清人陳西庵“元明好印,亦可研習”的開明之見,因而博采眾長,融會貫通,不拘一格。他尤其推崇清朝黃士陵的“印人應胸有方正,身無媚骨”的名言——這也正符合他的性格,印如其人,端正、剛勁、古樸、自然,形成了他的特有風格。他的《怎樣刻印章》一書,自1963年在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后,至1998年第13次印刷時,已印至38萬冊,日本的《書道全集》第27卷,將此書列為中國近百年來印章重點書籍?!稌V》雜志答讀者問稱:“學印書以陳壽榮所撰《怎樣刻印章》為最理想。”1990年西泠印社出版的《現代印選》,是一部弘揚現代印學,檢閱全國印家成績,樹立健康印風,以便開拓未來的宏編,特請陳壽榮任主編,也表明了他在治印方面的造詣和聲譽。

          陳壽榮作詩,一是為了題畫,二是為了抒懷。他精通音律,詩思敏捷,作古、近體詩四千余首。他的畫幾乎每幅必有題詩,再鈐上他的篆刻四五方,集中體現了他的詩書畫印之全面優長。在當代畫家中有這種功力的已不很多。

          一生波瀾壯闊 名列濰縣“八大畫家”

          著名學者陳炳熙的文章中寫道,濰縣曾有“八大畫家”之稱,但就像“揚州八怪”一樣,究竟是哪八人,其說不一。不過有幾人是大家一致認可的,那就是郭味蕖、郭蘭村、陳壽榮、于希寧、徐培基。另外幾位是:王樂軒、譚亭九、赫保真、郭士純。照后來的成就看,功成名就的只有郭味蕖、于希寧二位,他們都是全國一流的畫家,早已譽滿海內,名震桑梓。然而一個藝術家的成功,有時只憑才華是不夠的,還要有機遇。陳壽榮則是才華有余而機遇不足。他雖然在1937年已與郭味蕖一起考入故官博物院的古畫研究館,但1957年因錯劃成“中右”而失去所有上進揚名的機會,終老埋名家鄉,外地除少數知己外,無人知道他的才藝。他這一生波瀾壯闊,一生坎坷一生奮斗一生傳奇,陳炳熙曾在2003年作詩曰:

          揮刀鏨玉石,潑墨寫飛鳶。命蹇青云遠,志孤魑魅纏。顛狂追八大,坎坷步留仙。容有知音賞,猶如箭在弦。立志丹青藝,精研七十秋。常違時俗意,敢與古人儔。獨步真瀟灑,樊籬不自由。欲窮奇士跡,先上畫廊樓。

        責任編輯:邢敏

        国产乱人伦AV跳
      2. <ins id="17222"><video id="17222"></video></ins>

          1. <noscript id="17222"></noscript>

            <code id="17222"></code><tr id="17222"></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