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17222"><video id="17222"></video></ins>

      1. <noscript id="17222"></noscript>

        <code id="17222"></code><tr id="17222"></tr>
        ?
        A+ A-

        實現高質量就業,職業本科還有幾道坎?

        來源:工人日報   發布時間:2022-12-21 10:27:35

          “什么是職業本科?”作為求職市場上一個新的群體,一些畢業生常會面對質疑、不解——

          實現高質量就業,職業本科還有幾道坎?

          閱讀提示

          隨著學歷“天花板”被打破,職業本科生的理論和技能水平進一步提升,從而獲得了更加多元的就業選擇。但作為求職市場上的“新新人類”,這些畢業生也正面臨著誤解,經歷著迷茫。人們期待,職業本科教育進一步提升影響力,把這塊招牌越擦越亮。

          “什么是職業本科?”今年求職季,畢業于西安汽車職業大學的陳禹含經常聽到這樣的疑問。對于他簡歷上校名中的“職業”二字,有的企業表示懷疑:“你這是??瓢??”他有些郁悶,只得再一次解釋,學校剛剛升格為職業本科院校,自己拿的是全日制本科文憑。

          2019年起,教育部批準32所學校開展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試點。今年6月,第一屆“專升本”畢業生走上工作崗位,最近,2023屆本科畢業生的求職季也拉開了帷幕。隨著學歷“天花板”被打破,學生們的理論和技能水平進一步提升,從而獲得了更加多元的就業選擇,但作為求職市場上的“新新人類”,這些畢業生也正面臨著誤解,經歷著迷茫。

          求職市場上的“新新人類”

          2021 年國務院學位辦印發的《關于做好本科層次職業學校學士學位授權與授予工作意見》中指出,普通本科和職業本科授予的學士學位,在證書效用方面,兩者價值等同,在就業、考研、考公等方面具有同樣的效力。然而,社會認知的形成尚需時日。

          對于陳禹含曾經歷的尷尬,南京工業職業技術大學2022屆畢業生談佳豪也深有感觸:“一些企業甚至會要求查看學信網信息,職業教育法出臺之后才略有改觀。”但他同樣表示,對方確認無誤就沒問題了,面試看的還是個人能力和綜合素質。

          比起職業本科生的身份,專業名稱對求職的影響似乎更明顯。

          2021年3月,教育部印發《職業教育專業目錄(2021年)》,一體化設計中等職業教育、高等職業教育???、高等職業教育本科不同層次專業,跟學歷教育專業之間做了區分。

          一位2023屆“專升本”畢業生告訴記者,自己入學前,專業名稱從“車輛工程”調整為“汽車工程技術”,這給求職帶來了困擾,“新專業的社會認知度較低,幾乎不在企業的招聘范圍內,有時連簡歷初篩都過不了。”

          專業限制更嚴格的,是公務員和事業單位考試。西安汽車職業大學2022屆畢業生王志成還記得,新版專業目錄發布時,身邊準備考公考編的同學十分擔心:“報考專業目錄并沒有同步更新,一旦改了專業,只能報‘三不限’。”

          在接到學生的求助后,南京工業職業技術大學招生就業處處長練飛也意識到了問題所在:“處理不好會影響學生們的積極性。”今年,校方出面與江蘇地區的國企、事業單位等招考單位協商并達成一致,學生可以用相近專業報考,“比如招收自動化專業,職業本科的自動化技術與應用專業也能報”。

          工程師和技師之間的“夾心層”

          北京師范大學中國教育政策研究院副教授楊小敏向記者表示,職業本科生在理論知識上不低于普通本科生,在技術技能水平上高于??粕?,這將成為他們就業的獨特優勢。

          但作為首批“吃螃蟹者”,不少畢業生發現,現階段可供選擇的機會并不多。

          王志成告訴記者,學校和中國汽車工程學會對他們的定位和培養方向是“研發輔助型人才”,然而他和同學在求職時意識到,車企內部研發和操作兩個領域涇渭分明,二者之間很難找到研發輔助性崗位,“我們對汽車發動機、底盤的構造十分熟悉,適合去產品試制中心或實驗室,可人家只招聘工程師和熟練工人,前者的目標群體是重點高校畢業生”。

          記者采訪了解到,職業本科畢業生大多去往一線技術型崗位。王志成起初服務于一家整車裝配廠,最近跳槽來到某零部件生產企業,并努力向研發方向轉型。“新崗位更偏設計,接觸的車型更多,設備更新迭代更快。”在他看來,雖然求職無法一步到位,但本科學習期間打下的基礎,讓自己更有底氣、也能抓住更多機會。

          作為西安汽車職業大學的校企合作單位,陜汽集團較早捕捉到了職業本科生的閃光點。學生赴企業實習時,該集團從事人力資源工作的陶宏發現,他們既會識圖也懂設備改制,非常契合機械加工行業的人才需求,“今年,我們為首屆畢業生量身定制了現場工藝員崗位,在現場摸排問題的同時向上反饋問題,促成研發和一線之間的有效溝通”。

          陶宏表示,職業本科生剛剛誕生,職業發展通道的構建需要時間。目前而言,公司只能先建立與其崗位相契合的薪資方案。比如,一線操作人員月薪5000元,研發人員月薪8000元,職業本科生的薪資就在6000~7000元之間。從長期看,將建議集團建立技能提升的雙向通道,讓他們可以結合興趣進行選擇,進入技師或者工程師序列。

          把“職業本科”的招牌越擦越亮

          “平等就業是畢業生的基本權利,不能因為不同類型的教育有所區別,就業平等有利于提高職業教育的吸引力和社會地位。”在今年全國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南京工業職業技術大學教務處處長王紅軍建議,鑒于職業本科的專業目錄剛啟用且在不斷增加和完善中,相關部門應加強溝通、協調,逐年、盡快將職業本科專業納入考公考編范圍。

          “不斷完善就業環境的同時,更要進一步加強院校內涵建設,抓準辦學定位和特色,實現人才培養和社會需求的更好銜接,不斷提高畢業生的競爭力。”楊小敏認為,地方政府要著眼長遠,結合本區域產業布局、地理優勢,把職業本科院校的發展與地方經濟轉型升級結合起來考慮,加大政策保障和資金支持,培養出更多高素質技能人才。

          陶宏告訴記者,“很多制造業企業急需這類人才,但對這種培養方式不夠了解,期待相關部門加大宣傳力度、對接校企需求,提升職業本科教育的影響力,把這塊招牌越擦越亮。”

          在與畢業生的日常接觸中,陶宏還發現,一些孩子的自身定位有偏差:“總體上呈現兩極化,有的畢業生經歷了‘專升本’之后,認為自己可以比肩專業技術人員;還有的孩子處于迷茫狀態,仍把自己視為普通裝配人員,目標僅限于掌握基本操作。”

          陶宏認為,一方面,隨著職業本科教育越發普及,企業要盡快制定人才培養體系、打通職業發展通道;另一方面,學校也應開設職業生涯管理規劃相關課程,幫助職業本科生提升自我認知、樹立職業目標。(記者 陳曦)

        責任編輯:陳曉芳

        国产乱人伦AV跳
      2. <ins id="17222"><video id="17222"></video></ins>

          1. <noscript id="17222"></noscript>

            <code id="17222"></code><tr id="17222"></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