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17222"><video id="17222"></video></ins>

      1. <noscript id="17222"></noscript>

        <code id="17222"></code><tr id="17222"></tr>
        ?
        A+ A-

        南京大屠殺與你我有什么關系

        來源:人民日報   發布時間:2022-12-13 09:43:58

        今天,是我國第9個

        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

        85年前的今天

        侵華日軍制造了

        慘絕人寰的大屠殺

         

        南京大屠殺與你我有什么關系?

        他們的人生故事

        和交匯的人生際遇

        或許會給你答案

         

         

        一個雕塑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

        有這樣一組雕塑:

        母親喪生在日軍的屠刀下

        不懂事的孩子還在母親身上吃奶

        大一點的孩子坐在一旁哇哇大哭

         

        這組雕塑源于真實的故事

        當年那個坐在一旁哇哇大哭的孩子

        就是9歲的常志強

         

        《最后一滴奶》雕塑

         

        1937年12月13日

        是常志強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

        9歲的他目睹了

        父親、母親、4個弟弟被殺害

        姐姐被刺5刀后被強奸

         

        他回憶

        日本兵用刺刀戳向母親胸口

        最小的弟弟被摔到了地上,哇哇大哭

        日本兵拿起刺刀

        對著小弟弟的屁股就是一刺刀

        挑起后拋了出去

        三個大一點的弟弟撲上去

        拽、咬日本兵

        均被殘忍殺害

         

        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常志強在王府園指認當年親人遇害現場

         

        日本兵走后

        母親靠坐著看著常志強流淚

        常志強立刻去找最小的弟弟小發發

        “地下全是死人、全是血

        踩得腳底下都發黏了

        小弟弟趴在那邊想朝上爬

        我就喊小發發

        他聽見我的聲音

        拼命地朝我跟前躥

        他的小鞋子也跑掉了

        襪子也沒有了

        小腳凍得通紅,全是血

        我媽媽看到小弟弟后

        拼命地掙扎

        把手撐起來,把衣服拽開

        把紐子解下來,給我弟弟吃奶”

         

        回憶到這里

        常志強流下了眼淚:

        我媽媽把衣服拽開來以后

        我看到幾個刀傷都在流血

        有個刀傷里頭還冒血泡泡

        我弟弟不懂事拼命地在吃奶

        血泡泡多,我就趕快上去

        我說媽媽我給你捂著

        你堅持一會兒會好的

        可是我媽媽不能講話,眼淚直掉

        掉著掉著頭一倒,倒過去了

        我曉得我媽媽死了”

         

         

        后來,常志強聽到“紅十字會”的人說:

        “當時有一對母子的尸體

        小孩子還趴在母親身上吃奶

        兩人凍在了一起,分都分不開”

        他哭著說,那是我的母親和小弟弟!

         

        一塊紅綢

         

        之后,常志強和幸存的姐姐

        被好心人帶到了南京安全區

         

        當時,絕大多數外國人逃離了南京

        約翰·拉貝等人卻不顧危險留了下來

        1937年11月,約翰·拉貝被推舉為

        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主席

        他共救助了20多萬像常志強一樣

        受難的南京市民

         

        1938年的新年

        南京的難民們

        曾在院子里排著整齊的隊伍

        向拉貝先生三鞠躬

        獻給他一塊大紅綢布

        上面寫著:

        “您是幾十萬人的活菩薩”

         

        拉貝的戰時日記還記錄下了

        當年侵華日軍在南京所犯下的滔天罪行

        成為控訴日軍罪行

        最重要、最詳實的史料之一

         

        約翰·拉貝

         

        一本相冊

         

        和常志強一樣,在安全區保住性命的

        還有當年14歲的羅瑾

        1938年的1月,為了生計

        羅瑾到華東照相館當學徒工

        一個日軍軍官來到店里沖洗膠卷

        羅瑾仔細一看,發現其中有不少是

        日軍砍殺中國軍民

        侮辱強奸中國婦女的照片

        氣憤不已的他偷偷加洗了一套保存起來

         

        為保留日本人的罪證

        羅瑾挑選了最有代表性的16張照片

        制成了一本相冊

        他在封面上寫了個“恥”字

        畫了個心在滴血

         

         

        1941年,為逃過日本兵的搜查

        羅瑾把相冊藏在了南京毗盧寺

        茅廁墻上的洞中

        再回去找時卻不見了

        他因此逃離了南京

         

        毗盧寺的茅廁內

        這本相冊被另一個年輕人吳旋發現

        當時他聽說日本人正在找一本相冊

        便偷偷取走,藏在毗盧寺

        一座佛像底座的夾層里

        此后他一直冒死把相冊帶在身邊

         

        抗戰勝利后

        制造南京大屠殺的主犯谷壽夫

        面對審問否認說:

        “1937年12月21日

        我奉命到蕪湖

        在南京只有一個星期

        沒有聽說屠殺消息”

         

        這引起了南京人的極大憤慨

        看到號召市民提供日寇罪證的公告后

        吳旋跑回家從床下拖出那只舊皮箱

        翻開上面的層層衣服

        取出那本令他提心吊膽保存了

        6年之久、已經發黃的相冊

        將它上交

         

        1947年2月6日

        南京審判戰犯軍事法庭

        對谷壽夫開庭公審

        吳旋上交的照片在法庭上

        作為“京字一號證”出示

        1947年4月26日

        法庭將被告谷壽夫依法槍決

         

        一本書

         

        1985年8月15日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

        建成開放

        常志強很想去看看

        但最終還是放棄了

        那段痛苦的經歷他不愿再回憶

         

        直到1997年

        常志強在電視中

        看到日本右翼勢力否認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罪行

        他憤怒得一夜未曾合眼

        第二天,他就把寫好的材料

        送到紀念館:

        “他們不是不承認嗎?

        我活著,這就是見證”

         

        也是在1997年,張純如的

        《南京大屠殺:被遺忘的二戰浩劫》出版

        這是第一部全面記錄

        日軍對南京城所作暴行的英文著作

        曾連續10周成為《紐約時報》暢銷冠軍

        常志強正是張純如這本書中

        記錄的幸存者之一

         

         

        在耶魯大學收集

        關于南京大屠殺歷史的資料時

        張純如發現了約翰·拉貝的存在

        便開始尋找拉貝的后人

         

        經過不懈尋找

        她終于聯系上了

        約翰· 拉貝的外孫女烏爾蘇拉· 萊因哈特

        萊因哈特小心地保存著

        外公的文件、日記和照片

        其中就有極其寶貴的

        南京大屠殺的紀錄文獻

        在張純如的促成下

        1996年12月13日

        《拉貝日記》向全世界公開

         

         

        張純如寫《南京大屠殺》時

        不過二十幾歲的年紀

        “她在黑暗中,想象著遇難者的感覺

        在腦海中她每天聽到的故事

        串起一個個畫面

        在夜里,她坐在屋里

        被一堆她看不見的圖片包圍著

        看著墻上的一張張地圖

        想象著自己就在現場”

         

        張純如的母親說:

        “雖然純如沒有經歷過那場殘忍的戰爭

        也出生在美國

        但是她始終認為自己的根在中國”

        看到日本右翼分子

        妄圖抹殺、歪曲歷史事實

        “張純如一直覺得自己有道義上的責任

        必須要勇敢地站出來發聲”

         

        成書后,她又遭遇

        日本右翼勢力的報復和騷擾

        她不斷接到威脅信件和電話

        這使得她不斷變換電話號碼

        不敢隨便透露丈夫和孩子的信息

        她曾經對朋友說

        這些年來她一直生活在恐懼之中

        后來她患上憂郁癥

        2004年,她在自己的車中開槍自殺

        時年36歲

         

         

        這是他們后來的故事:

         

        1993年清明節前后

        70多歲的老人羅瑾回到南京

        到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

        遇難同胞紀念館參觀

        當他走到一本相冊展覽內容前時

        眼睛突然一亮:

        這不正是自己50多年前丟失的相冊嗎?

         

        1995年6月10日

        吳旋和羅瑾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

        再次相見

        共同回憶見證了這段傳奇歷史

         

        1998年,吳旋先生在南京去世

        2005年,羅瑾先生在上海病逝

         

         

        2020年,約翰·拉貝之孫托馬斯·拉貝

        請求中方為他所在的醫院

        提供抗疫藥物援助

        很快,南京人捐贈的物資就送到了德國

        包裝箱以紫金草和和平鴿為底紋

        醒目處印著一句歌德的名句

        “生活之樹常青”

        旁邊還蓋有一枚

        約翰·拉貝先生曾使用過的印章

        有“福祉長隆”四個字

        這是南京人一聲跨越80多年的謝謝

         

         

        2022年

        美國舊金山海外抗日戰爭紀念館

        開設紀念張純如閱覽室

        閱覽室被命名為“一個人的力量”

        張純如曾說:

        “請你務必、務必、務必

        相信一個人的力量

        一個人可以令世界大為改觀

        你是一個人,你可以改變數百萬人的生活

        志存高遠,不要限制住你的目光

        永遠不要放棄你的夢想或理念”

         

         
        當年只有9歲的常志強
        如今已是耄耋老人
        2005年12月
        常志強去日本多地
        參加證言集會與和平交流
        之后又參與多部紀錄片的拍攝
        他經常會在那座雕塑前
        駐足良久
        一次次淚眼模糊
         
         
        他說:“我有兩個家
        一個家在身邊,一個家在墻上”

         

         

        如今的常志強已經94歲高齡

        他的女兒常小梅撰寫了

        《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常志強的生活史》

        并成為首批“南京大屠殺歷史記憶傳承人”

        她說,父親雖然老了

        但是這份歷史記憶

        她會繼續守護下去

         

        常志強給孩子們寫下“好好學習,珍愛和平”的寄語

         

        南京大屠殺與你我有什么關系?

         

        對常志強而言

        南京大屠殺是浩劫、是痛苦

        是強忍著悲痛一次次把傷口展現

        只為了做好歷史的證人

         

        對拉貝而言

        他作為一個外國人

        本可以逃離南京

        但他選擇了留下

        庇護了數十萬中國人

        而中國人也對這份恩情涌泉相報

         

        對吳旋和羅瑾而言

        他們本可以不冒風險

        但為了有一天討回血債

        他們冒死接力保護了一份罪證

        最終將主犯送上刑場

         

        對張純如而言

        她從未經歷過這場戰爭

        卻為了讓世人知道那罄竹難書的罪行

        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用一個人的力量改變了世界

         

         

        對你我而言

        南京大屠殺從來不是

        歷史課本上的文字

        而是我們的祖輩和同胞

        流過的血、親歷的痛

        它從不是一個過去的時間點

        85年來有無數人

        為了那段歷史奔走甚至付出生命

         

        只要我們記得

        他們的努力就沒有白費

        只要我們記得

        他們的勇敢和力量

        就將在我們身上繼續延續

         

        只有銘記南京大屠殺的歷史

        才能珍視和捍衛來之不易的和平
        只有捍衛歷史的真相
        才能守護和平與正義


        責任編輯:聶臻臻

        国产乱人伦AV跳
      2. <ins id="17222"><video id="17222"></video></ins>

          1. <noscript id="17222"></noscript>

            <code id="17222"></code><tr id="17222"></tr>